<ins id="6f2vn"><form id="6f2vn"></form></ins>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form><xmp id="6f2vn">
<form id="6f2vn"><form id="6f2vn"></form></form>
<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id="6f2vn"></form></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 <xmp id="6f2vn"><form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form><ins id="6f2vn"><xmp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手機端
當前位置:主頁 > 探索之謎 >

銀行如此“戀”房,監管該如何棒打“鴛鴦”

  銀行如此“戀”房,監管該如何棒打“鴛鴦”

  據同花順iFind統計,今年以來,銀保監會針對銀行業機構披露罰單546張,千萬級以上罰單10張,其中8張罰單涉及房地產貸款,涉房貸款相關罰金總額超過3億元。其中,其中,華夏銀行一家就被罰9830萬元。緊隨其后的是渤海銀行,罰金也高達9720萬元。
    這里,有這樣幾個問題需要追問。一是有沒有對被罰銀行相關責任人進行處罰,包括行政處罰、經濟處罰,特別是涉案金融機構的主要負責人,是否也受到了處罰。這對以后執行政策很重要,不然,就是“罰酒三杯”,無法起到應有的警示作用;二是是否將這些涉房貸款作為重點問題實施跟蹤,實行終身追責。凡是違規貸款今后出現損失的,一定依據金額大小,追究責任人的刑事責任,以增強政策和法律的威懾力;三是依據違規貸款金額,以及違規貸款占貸款的比重,同步減少相關金融機構的貸款額度、壓低存貸比,倒逼其遵守金融政策與法規。

  事實上,金融機構敢于違反上級規定、地攤金融法規,敢于頂風作案,說到底,還是處罰太輕,責任追究太弱,沒有對金融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尤其是金融機構主要負責人形成有效約束,繼而違規發放涉房貸款層出不窮。如果處罰嚴厲,處罰到位,處罰到人,金融機構的違規違法沖動會受到遏制。

  這也意味著,金融機構違規的“發力點”還在監管上,在于監管沒有對金融機構的過度“戀”房棒打鴛鴦,沒有能夠很好地讓金融機構和房地產開發企業這對鴛鴦合法地交往,而是私下亂結姻緣,導致政策法規受到嚴重沖擊,讓本應得到金融機構資金支持的實體企業無法得到支持,影響了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要知道,樓市調控已經實施了很多年。特別是“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確定以后,按理,市場應當趨于穩定,房價也應當趨于平穩了。尤其是新房,不應當再出現繼續上漲的現象??墒?,從實際情況來看,房價上漲的勢頭一點沒改。尤其是今年以來,房價又出現了新一輪的上漲勢頭。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24日發布的《中國百城房價報告》顯示,今年前4月全國百城房價漲幅為13.6%,該特征持續了28個月,同時有39個城市房價漲幅超過5%,香河累計漲幅最高,為38%。

  這樣的房價漲幅,顯然是不符合樓市調控要求的,也是會對居民的心理預期產生不利影響的。而房價能夠逆勢上漲,除了供求關系尚沒有得到有效平衡之外,與銀行給開發商提供資金支持是分不開的。要知道,去年一段時間,開發商在資金上是有點承受不了的,部分中小開發商已經因為資金鏈斷裂而破產或被兼并??墒?,今年以來,開發企業的日子似乎越過越好,越過越有勁頭了。有銀行這樣的大金主提供幫助,開發商當然不會敬畏調控、敬畏政策了,也不會把可能出現的資金鏈斷裂問題放在心上的。

  也正因為如此,監管機構應當進一步加大監管力度,從源頭管控金融機構的資金走向。特別是“兩個上限”,必須更加嚴格地執行。一旦發現哪個金融機構再違規發放涉房貸款,就要堅決按照違規金額降低其涉房貸款上限,嚴厲追究金融機構主要負責人責任,且責任追究必須上提一級,對違規金融機構上一級機構的主要負責人、分管負責人進行責任追究。違規金額超過1000萬元的,撤銷兩級金融機構負責人的職務。

  對涉房等貸款的監管,必須用鐵拳,而不是海綿拳,甚至是按摩拳。否則,金融機構會將其當作撓癢癢,會根本不把監管放在眼里。因此,必須調整監管思路,加大監督打擊力度。尤其是屢查屢犯的金融機構,必須從嚴處罰,決不留情面。
    我們常用“零容忍”來形容金融監管,但從實際情況來看,并沒有真正做到“零容忍”。金融機構頂風作案仍然是常態,且不是極個別金融機構“不怕死”,而是多數金融機構不把監管當回事,繼續我行我素,違規發放涉房貸款,以及發生其他違規發放貸款的行為。在這樣的情況下,金融監管如何長出鋼牙,就顯然極其重要,這也是對監管機構的考驗,更是對金融政策執行的考驗。

  ?

  譚浩俊
分享至:

網站首頁

返回欄目

相關閱讀

鮮如 可能 載人 仍在 人生 炙熱 上空 接見 英國女王

推薦閱讀

今日快訊

閱讀排行榜

性欧美德国极品极度另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