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f2vn"><form id="6f2vn"></form></ins>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form><xmp id="6f2vn">
<form id="6f2vn"><form id="6f2vn"></form></form>
<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id="6f2vn"></form></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 <xmp id="6f2vn"><form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form><ins id="6f2vn"><xmp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手機端
當前位置:主頁 > 考古奇聞 >

這“話”說不好,確實挺尷尬!

下午一位遠房姑媽到我家購物,同行的還有她的弟媳婦。兩人都比較瘦弱,她倆還在超市購買了一些日常用品,一人提一袋東西比較吃力,我叫她倆歇一歇,喝杯茶再走。

  另有一位三十多歲的男性顧客也在我家坐著閑聊。等姑媽和她弟媳婦歇了會兒走了后,這位男性顧客望著兩個女人的背影問我“這是母女倆吧?”

這“話”說不好,確實挺尷尬!

  我一驚,我那姑媽才五十歲,并不顯老啊,而她那弟媳也并不顯年輕。只是她臉上涂了厚厚一層粉,看起來比較白凈,一笑起來眼角皺紋像朵打開了一半的菊花。

  我用費解的眼神看著他說“你什么眼光,那個年紀大點的有那么老嗎,那個年紀輕的有那么嫩嗎?年紀大的女人也就五十歲左右,而那個你說是女兒的也四十三四歲了,人家是兩妯娌好不好!”

  他被我這么一說,有點不好意思了“我是看那女人皮膚白凈,頭發又拉得筆直,衣著也比較時髦,以為她年紀不大呢,是我看走眼了!”

  “唉,要說也不全是,我因為熟悉她們,就已經在心里認為她倆年齡差別不大。像你不認識她倆,只能從外表看人的年齡,不然也沒有三分人材,七分打扮之說了!”我覺得他是對的。

  愛化妝喜歡打扮的人真的顯年輕不少,也就怪不得許多女人仍愿欠別人的債不還,卻將大把大把的鈔票扔在美容院化妝品店鋪了。

  我在笑他看走眼了時,其實我也曾經將一對夫妻誤認為是一對父女,鬧了個大紅臉。

這“話”說不好,確實挺尷尬!

  有一次一個看上去有五十多歲的瘦弱男子到我家購買建筑材料,他因為建房子有點忙,胡子拉碴,頭發蓬亂,臉膛被太陽曬得黑紅,加上天天勞作,手上滿是老繭,穿著打扮更像一個農村做活的莊稼漢。

分享至: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性欧美德国极品极度另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