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f2vn"><form id="6f2vn"></form></ins>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form><xmp id="6f2vn">
<form id="6f2vn"><form id="6f2vn"></form></form>
<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id="6f2vn"></form></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 <xmp id="6f2vn"><form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form><ins id="6f2vn"><xmp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手機端
當前位置:主頁 > 考古奇聞 >

回家的路〡你選擇相信哪種結局?

 風刮得越來越冷,樹枝變得光禿禿的,路上的行人都穿上了保暖的衣服,眨眼間,冬天來了。一輛黑顏色的小車,此刻翻在了馬路中間的綠化帶里,肚子朝上,四個輪子在半空中,醒目地睜著大大的眼睛,好奇地張望著:發生什么事了?發生什么事了?

回家的路〡你選擇相信哪種結局?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被卡在了車子里,一動也不動,鮮血順著車子撕裂的縫隙淌到了地面,在冷冷的寒風中凝成了一片。嗚兒嗚兒!隨著清脆的救護車和警車刺耳的鳴叫聲,劃破了高速路上冬的靜寂。清障車以最快的速度清理了路障,以防后來急速行駛的汽車再出意外。

  一切又回歸到原來的模樣,除了地面上還殘余可見的一絲絲不明顯的血跡,今日此時與以往并無不同,一輛輛高速運轉的汽車風擎電馳,它們載著自已的主人或出外工作辦事,或回家與家人團聚,都各盡職守。

  回家?多么溫暖的一個字眼啊!可惜,翻了車的男人是再也回不去了。此刻,他睡在了一個不透氣的袋子里,被救護車拉回了醫院,直接躺進了陰森的停尸間,周圍的床上也躺著很多的人,不過他們現在都擁有一個共同的稱謂,不再單單地稱呼為人,在人的后面又多加了兩個字:尸體。

回家的路〡你選擇相信哪種結局?

  一群死去的人,暫時客居在一個大房間里,各自安安穩穩地睡著,沒有交流,沒有喧嘩,互不打擾,靜得只能聽到空氣流動的聲音,還有北風刮起窗戶玻璃上,想要穿透玻璃的那種“滋拉滋拉”的響動。

  女人接到丈夫車禍遇難的消息時,已經備好了飯菜。女兒在房間寫作業,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半躺在沙發背上,蓋著一塊薄毛巾被,看手機里搞笑的小視頻,時不時發出“哧哧"的笑聲。接到電話時,女人呆了一呆,身體魔癥了一樣一動不能動,全身沒有了一點力氣,腿想下地,可軟得站都站不穩,別說開車去醫院,就是走路都成問題。

分享至:

相關閱讀

推薦閱讀

性欧美德国极品极度另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