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6f2vn"><form id="6f2vn"></form></ins>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form><xmp id="6f2vn">
<form id="6f2vn"><form id="6f2vn"></form></form>
<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id="6f2vn"></form></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 <xmp id="6f2vn"><form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form>
<xmp id="6f2vn">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
<form id="6f2vn"></form>
<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form id="6f2vn"></form><ins id="6f2vn"><xmp id="6f2vn"><button id="6f2vn"></button><xmp id="6f2vn"><form id="6f2vn"></form>
手機端
當前位置:主頁 > UFO事件 >

知名作者都陸續來到Substack

北京時間5約31日上午消息,據報道,《紐約時報》社論專欄的知名記者為了不起眼的新聞通訊平臺,離開主流媒體,這樣的事情聽起來不可思議。但是,該專欄長期撰寫科技、隱私和政治相關的獨家報道記者查理·沃澤爾最近決定從《紐約時報》辭職,入駐新聞通訊出版商Substack。沃澤爾打算在Substack上開一個“Galaxy Brain”的通訊專欄。

事實上,最近幾個月,許多像沃澤爾這樣的知名作者都陸續來到Substack,其中包括馬特·泰比、格倫·格林沃德、馬修·伊格萊斯、希瑟·哈弗萊斯基、羅克珊·蓋伊、安德魯·沙利文、巴里·威斯等等??紤]到沃澤爾在《紐約時報》上積累的讀者群,讀者們大概率會接受他的改變,在其他平臺上繼續當他的忠實讀者。當然,在讀者排隊訂閱之際,沃澤爾自己也將賺個盆滿缽滿。

這背后,是Substack推出的“Substack Pro”項目。Substack Pro向作者預先支付一年費用,支持他們推出自己的專欄;作為回報,在第一年,Substack將從作者的訂閱收入中抽取更大比例的分成,然后在第二年,恢復到正常的10%分成。

最近,Substack又宣布,以“約6.5億美元”估值完成6500萬美元B輪資金,加州硅谷的風投公司a16z領投本輪融資。獲得融資之后的Substack表示,該公司打算“迅速”擴大“Substack Pro”項目,并計劃啟動“Substack Local”項目來加強本地新聞的報道工作。

新聞行業新契機

Substack及其競爭對手平臺的崛起意味著新聞行業迎來新的契機,一個將作者署名的影響力與神秘性,和博客所能提供的編輯獨立性相結合的契機。在信息自由一遍又一遍、無止境地被強調之后,Substack如今告訴我們,不僅讀者愿意為精華內容付費,而且在讀者有機會為新聞內容“自選”付費而不是“套餐”付費之前,市場低估了一部分作者的內容。

Substack讓一些傳統的精英媒體類型陷入恐慌?!都~約客》最近刊發了一篇題為“Substack真的是我們愿意看到的未來媒體式樣嗎”的專題報道?!都~約時報》媒體專欄作家本·史密斯在“我們為什么對Substack感到不安?”這篇專欄文章中分析了Substack引發的變革。沒錯,Substack看起來像極了一場變革,感覺上也像極了一場變革。然而,正如許多人看到的那樣,Substack其實是向中世紀時期新聞行業起源的回歸,這種更強調作者而非內容的趨勢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紀末。Substack或許正在告訴大家,給新聞行業帶來高價值的,到底是作者還是編輯。

在十九世紀九十年代,署名還未流行之前,記者在他們的讀者們眼中基本上都是隱形人物。但有了署名之后,讀者便可以將故事報道和特定的作者對應起來,于是像理查德·哈丁·戴維斯、安布羅斯·比爾斯、內利·布萊和斯蒂芬·克雷恩等作者成為讀者心中的明星。每當這些明星發表自己的署名報道時,那一期刊物的發行量就會大漲。這也促使出版商爭相籠絡明星作者,希望能從他們的名聲中獲利。Substack如今也做了類似的事情,招募了諸如格林沃德(Intercept的聯合創始人)等知名作者在Substack的平臺上發表時事通訊。眼下看來,這個策略是成功的。根據《金融時報》的估計,在Substack從訂閱收入中拿走10%的抽成之后,頂級作者(如格林沃德)每月的收入仍可高達16萬美元。

你也可以說,Substack復興了博客——一個曾在二十年前風靡一時的內容形式,但是隨著社交媒體的興起逐漸衰落?;蛘?,更具體一點,Substack解決了博客無法解決的難題:如何將人氣變現。

就像博客一樣,Substack的新聞通訊讓個體記者如今能夠再次掌握他們對內容的控制權。和Substack之前的博客一樣,新聞通訊將橫亙在作者與讀者之間的傳統出版商剔除。而主要的區別則在于,新聞通訊的收益。當初,幾乎沒有人因為寫博客而賺錢,而高薪也向來僅限于傳統媒體機構的少數明星作者。如今,不僅知名作者有這樣的高薪機會,其他比如NFL選秀、歷史時事等小眾話題的作者也有這樣的機會。自2017年成立以來,Substack平臺上已有上萬個新聞通訊入駐,聚集了50多萬付費訂閱用戶,目前每月新增用戶1200萬。

新聞通訊作者可以選擇將其專欄設置為免費或者付費,或者采用免費與付費混合的模式。訂閱費用為每月5美元起步,具體價格視作者而定。Substack提供專欄與電子郵件推送的托管服務,并從訂閱收入中收取10%的分成,以及另外2.9%的信用卡交易手續費。如果作者不收取任何費用,Substack也不會收取任何費用。

作者賺錢,讀者滿意

但是,這一新的新聞契機不止關于收入和博客復興。Substack式的新聞通訊更像是在宣告作者的獨立。這些作者為這一天的到來,期盼已久,他們想要擺脫編輯,把編輯推進歷史洪流永遠地跟他們說再見。通過直接向讀者呈現內容的方式,新聞通訊作者如今可以把編輯從新聞圣殿的大祭司位置上趕下來。Substack的作者可以寫自己的文章,不會有往常的編輯干涉。作者也不需要再等待編輯對選題的點頭許可,他們可以直接寫他們想寫的話題。他們也不需要等待內容的編輯,更不需要同意或者反對編輯的意見。沒人可以要求他重寫。這與傳統媒體制作的專業新聞通訊有很大的不同。誠然,傳統媒體的新聞通訊也會通過電子郵件向訂閱用戶推送,但是這些內容依然是由一名編輯根據一系列標準篩選出來的,和傳統的新聞內容幾乎沒有區別。

而Substack向作者提供了一個杠桿和支點,仿佛在說:“來吧,讓我們看看你是否可以憑一己之力撼動全世界。”這對許多報道種族、民族和性別議題的非正統作者尤其具有吸引力。Substack消除了作者的顧慮,他們不用擔心一旦文章不符合多數員工品味和政治立場的話,出版商的多樣化委員會或激進的Slack群會以內部抗議的方式扼殺他們的成果。據報道,正是這種內部新聞編輯室沖突促使格林沃德、伊格萊斯、威斯和沙利文出走原先的出版機構。

毫無疑問,Substack對作者的錢袋子有益。但是,這樣的新聞通訊對讀者也有益嗎?

訂閱Substack的專欄,就好比直接暢飲從奶牛身上擠下來的牛奶,而不再等待乳品商對牛奶進行巴氏消毒、做均脂處理再瓶裝。就像喝生牛奶一樣,Substack的閱讀體驗也有好有壞。在Substack上,很少有文章——哪怕是知名作者所寫的文章——是簡明扼要的精品。倒不是說自我放縱一無是處。坦白說,比起編輯打磨過的文章,人們似乎更愿意閱讀格林沃德寫的原始文章。當然,如果你喜歡經過修飾、專業編輯和事實檢查,并且邏輯通順的內容,你也可以找到一些適合的Substack專欄。而有些Substack作者則更喜歡閑散聊天式的風格,在表達他們的觀點時喜歡使用迂回曲折的方式,仿佛便利店就在家門口,卻一定要繞最遠的路去買牛奶一般。很多Substack文章讀起來都像是懶散的初稿。

這足以讓人們對獨裁編輯的消失感到遺憾。但是令人驚訝的是,讀者似乎并不介意。Substack作者隨心所欲的筆觸似乎并沒有阻礙他們吸引大量的付費用戶。人們對未加修飾、連篇累牘的內容的追捧,似乎可以解讀為對編輯崇拜的另一重打擊。Substack讀者似乎更喜歡不完美但及時的內容,而不是華而不實的正經內容。追求簡明扼要的最初原因可能與新聞版面的稀缺性以及編輯希望節省版面塞下更多內容的做法有關,而跟讀者滿意度壓根不沾邊。有這樣一個例子,曾經有一名編輯表示,因為沒有足夠的“版面”,所以只好將作者提交的文章砍掉大半篇幅。但如今,對于互聯網而言,處理和呈現1000字的報道和1萬字報道,沒有任何區別。很多作者因此更愿意用長篇幅去講述寥寥幾句就可以解釋清楚的事情。隨著消費者越來越習慣于快煮餐、宜家家具和其他需要少量組裝的DIY產品,讀者也越來越傾向于接受不完美的內容,也愿意不時地動動腦筋思索一番。對這類讀者而言,Substack提供了理想的形式。

本地新聞沙漠中的綠洲

電子郵件新聞通訊創業公司Substack,最廣為人知的事跡大概要數一系列知名專欄作者離開大型出版機構,卻在其平臺上另立門戶。

如今,Substack希望再向前邁開一步,啟動一個100萬美元的“Substack Local”項目,向平臺上有興趣報道本地新聞的獨立記者提供資金和其他福利支持。少數作者已經使用Substack向付費訂閱用戶出售針對本地新聞的電子簡報。于是,這家公司認為,在適當的激勵下,一定會有更多人愿意做這件事。Substack在博客帖子里也寫道:“這不是贈款項目,也并非出于慈善目的。我們的目標是為獨立的本地新聞樹立有效的商業模式,進而為增長帶來更多空間。”

該公司的聯合創始人漢密斯·麥肯茲表示:“我們確實觀察到令人鼓舞的跡象,證明該模式也適用于報道本地新聞。這就是我們投入這筆可觀資金的原因。”

Substack的本地激勵措施的條款與之前用來吸引知名作者加入該平臺的“Substack Pro”項目的條款也些許相似之處:作者可以一次性獲得高達10萬美元的預付報酬,并可以保留第一年新聞通訊帶來的任何收入的15%。之后,他們將自行負擔費用,但是可以保留90%的訂閱收入。Substack表示,該公司也會提供來自其他Substack記者的培訓指導,以及獲得醫療保障補貼和其他服務的機會。

Substack有此決策是因為該平臺正引起越來越多的報道、爭議和競爭。Substack已然成為輿論界的癡迷對象,比如之前提到的《紐約時報》前專欄作者查理·沃澤爾拋棄該大型出版公司,轉而在Substack上開設專欄。在有些情況下,這些記者搬到Substack上后,每年可以掙到數十萬美元。

回到本地新聞本身。本地新聞在過去二十年一直處于不斷惡化的危機中,陷入一個惡行循環:互聯網逐步搶奪本地新聞機構的廣告收入,致使本地新聞編輯室越來越捉襟見肘,進而導致內容質量下降、讀者流失、收入流失,如此循環。

分享至:

網站首頁

返回欄目

相關閱讀

鮮如 可能 載人 仍在 人生 炙熱 上空 接見 英國女王

推薦閱讀

今日快訊

閱讀排行榜

性欧美德国极品极度另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